理想国和玫瑰

楼诚是一辈子的事~♡
存放伪装者相关及部分日常
日常tag「行舟记」

【楼诚】要好好吃饭

*原著向,具体背景都是胡诌,激情摸鱼来一发,摸完睡觉。

他们去吃一顿饭。
作东的是苏州人,打着地域的感情牌拉了几桌人,包了一家苏州菜的私房馆子,据说很地道。其实地不地道也没什么关系,主要是要隐秘安全,大小汉奸齐聚一堂,每个人都怕死。

馆子离新政府的办公楼不远,十分钟的车程,端的是闹中取静的气度。一个独门独户的苏式小院,一楼飘出吴语评弹声,他们从大堂里进去,也不急着走,谈笑风生地慢慢上楼梯,上二楼。每个人看起来都很高兴,室内的暖风熏得脸色泛红,凭空多了些醉色。总是要醉的,早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包厢的位置正对戏台,木门一关,就只能听见隐隐约约的咿呀软语,被风裹挟着吹进来,一下子就散了。

就着凉菜喝了几轮酒,后来热菜也上来,开酒的速度快得惊人,每盘的菜却几乎没动。觥筹交错,八面玲珑,这是他们习惯了的生活。
他们还要这样过不知道多少年。

明楼在和一个经济司的同僚谈上海经济,说得头头是道,全是漂亮的泡沫。里面是空的。
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蹦一句:“太重了。”
对谈的官员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明长官的什么新见解,不敢插话。明诚却知道他是在说菜。他站在明楼后面,带有安慰意味地拍拍他,又很快地收回来,没有人发现。
那桌菜明楼没动几筷子,一开始一起举箸一次,后来又夹了一筷子松鼠桂鱼,就不再动筷子了。
明诚都知道。

回家路上明楼在后座睡着了,睡得很沉,还是到家了明诚把他叫醒的。
醒来第一句:“我们下面条吧。”

家里没有蔬菜,只有挂面。明诚又翻出来两个鸡蛋。
一锅阳春面,拍两个蛋,一人一个。
他们在空荡的大餐桌对坐,吸溜吸溜吃面条,谁都没有说话。
夜是冷的,公馆是空的,心里却熨帖了,暖乎乎的。

要好好吃饭呀,明先生们。

【楼诚】楼诚三周年一个文单

今天也在努力地扫文推文呀:

庆祝楼诚三周年而整理的文单,给新入坑的朋友导盲以及给老朋友们温习


三周年快乐!


收录那些经典的楼诚文、楼诚作者(不含衍生),没事来走个心呀找回初心?


PS:不收录任何争议较大的、被撕过的楼诚文


按作者整理,放到文单上的只是作者的一部分文,更多请进入作者主页。答应我,一定要进入作者主页看看。


部分作者被封号,文章从外站引了链接








恋爱脑与乌托邦


《江河万里》


《绝望的浪漫主义》


《江北之墟》




mockmockmock


《别日何易》


《如此夜》


《As You Like It》




Lantheo


《当以歌》




汤圆圆软绵绵(贺兰)


《桃李春风》




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是生离更痛还是死别更难过》


谈一段成熟的恋爱是什么感受?




chloec


《许多年》




人间抽风客


《少年事》


《百年》


天行健





《殊途同归》




美人赠我糖葫芦(美人赠我蒙汗药)


《怜光满》


《宇宙中心爱情故事》


《心花》


天涯霜雪


何惜一行书


《故人长绝》


匆匆岁月多少年


芙蓉為裳


《故国三千里》




北歌南唱


《当时明月在》


《似是故人来》




清和润夏


《地平线下》




疏山问竹


《山河旧事》


江山涉水




特能苏


《悲观主义的浪漫》




蔚山沉没


《情人》


《零年》


孤独




柴临


《孤红》


隔山灯火


《严霜不杀》


《云开处》


方舟




云初


《十八相送》


《孔雀东南飞》




望春花


诗歌与芭蕾终将毁灭(共产主义毁了诗歌和芭蕾)


捉迷藏


受伤




一握灰


吞拆入腹




各种穿马路


《致俄尔普斯的十四行诗》


江月何年初照人




sssiy


《无题》


《应不识》


《皆非》




烟草一川


霜华


蝶恋花



不要吸(不要污)


梦魇


惊天八卦!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不为人知的地下情!




虫子


《世界以痛吻我》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大浪漫主义》




不羡归


“阿诚”


逻辑与糖




柳伯


《你好,梁同学》




我竟然这么帅


物质泛滥的今天,什么才能算真正的爱情?


错过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是什么感觉?


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什么感觉?




继晷


《深宵冬·故国远》


《云间夏·少年行》


信如唔




旧事重提


《不朽》


初告白




autistic-RG


《夜巡》




mingliuju


《浪漫》




眉衡


《威风堂堂》


《戏文》




澄江一道扁舟子


《戏中戏中戏》


《总而言之》


半蝴蝶效应




简装书走肾版


《危险游戏》


《局中局》


《信息素》




der eisberg


《隆冬之城》


《鸣沙》




脑坑专用土


《杏林不种杏》


《雷雨欲出行》




中中级


檀木


桃树


柳枝


在月光里




蒜泥蛋黄酱


《重影计划》


《黄金劫》


《破局》




尚有婵


《杜鲁门主义》




汇丰银行231


霞光如栖


别来沧海事


旧事




谁道破愁须仗酒


《并辔》


我往矣


二十四节气篇


数字篇




青山有鹿


《明家七物》




虽然我动的少但是我吃的多啊


《红日》




夜鸦


养蛇


补瓷




锦小路


《三面夏娃》


《影帝日常》




Icarus


断章


有人从雨中来




笙歌慢


百年欢愉 Cien años de felicidad




梅酒梅


慈悲城




相顾以忘言


芦花深处


克氏外科学




荔欢


从前慢




Tante


《理想国》




兔子窝


《明家旧事》


《巴黎风雨》




彩可夫斯基


《一字无题处》




貂丁


一段相声


阿涛ckann


《长歌行》




小满


《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别日相逢




蔷薇的花园


电影系列之色戒


Mr&Mr Ming




倾海


餐桌上的流浪


养鹿




尘唐


明先生




聆泠_懒萌懒萌


《清茶与醇酒》


一根棉签


灵魂伴侣




Airy Day


《并著兰舟》


《似水流年》


《现世安稳》




谦金


《定南城》




惟扬Keane
《阿诚的十戒》


寒山一带伤心碧


《孤星》


《守卫者》




Aster


冬夜




迷鹿


《星空》


《金荷志》




雨柠


《三十年》


《方法论》




农家草莓铺


《心码》


永海




Maoer


《意志与梦想》




青卿


鸱吻与清水砼




RoxanneTse


《七百年后》


你的名字 我的姓氏


男孩像你




yanzhidao111


《江山风波恶》




Glitter Tears


《Promised Land》




假装不经意


江枫渔火对愁眠:楼诚在每一个夜晚(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爱情寓言:此情赋予东流兮(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箭在弦上:楼诚未被看见的爆发力(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发条包


情流感菌




毕业为重(晴晴)


食粮


光散落地方




夜绕千百回


《毒蛇与青瓷》




浪味仙侠


小冤家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阿司匹林




回回


明日




黄桃罐头


食味




便当当


演员的自我修养


Over the Rainbow




波妞Ponyo_w


第一人称


第二人称




谢荼


江山灯火




悟能师兄


枪火


没有火不会有烟




坂田氏推土机


花吐症


长野号








诶,恭喜我垂死挣扎成功,一晚上搞完了这个整理


好了我现在该去补作业然后补觉了


其实我漏掉了不少作者,然而我实在肝不动了,现在是凌晨5点实在太困了


有时间再补回来吧


其实本想每篇文章后面摘取几段放上来,但是碍于时间问题,没做到


所以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希望大家能在评论处评论一些自己喜欢的楼诚文中的选段,注明作者和出处


也算是一种形式的回忆初心了hhh

感谢姑娘 @应 授权转载~
贴一篇曾经以这张照片为灵感写的旧文,希望姑娘和大家喜欢~
原文是作为礼物写给友人 @酉卒 的一篇小甜饼。

#旧照片#
南飞的大雁掠过沪上的天空。

愚园路两旁的银杏被秋风染成金灿灿一片,阿诚开车回家的时候总碾到树叶,刮啦松脆*响一路。蓝澄澄的天衬了稻穗颜色的银杏叶,正是一番秋高气爽的景象。

近日天慢慢地凉下来。自从大姐过世,明台远走北平,明公馆便空荡荡。只我一人同阿诚在明公馆里住着,未免冷清了些,也就早把阿香遣回了苏州明氏祖宅。

今日恰逢周末,阿诚在内间规整衣橱,添些秋季衣物在内。我靠在外面沙发上看报纸。午后尚有几分暖意的阳光透过窗子斜斜地打进来,眼前是神州可喜变化,耳边是爱人收拾的细碎声响,家的温馨气氛便弥散开来,实在是很好的。

阿诚忽然叫我到里间去。我有些奇怪,但还是随手将报纸搁在几上,习惯性地捋了捋衣角起身。

“什么事情?”

走近了才看到他手上拿着一张照片。照片大抵是当年回沪时日伪方面偷拍的,两人刻意保持着一段距离地走,风呼啸地迎上来,大衣衣角翻飞。照片怎么到了衣服口袋里已记不清楚,那几年兄弟阋墙的伪装,虚与委蛇的周旋却是难忘的。

自一声炮响轰破清朝“天朝上国”的遮羞布,为国为家,那么多人毁家纾难、前仆后继,五星红旗的红色论是为鲜血染成,实在不为过。

好在终如上海滩风靡一时的“金嗓子”周璇唱的那样“浮云散,明月照人来。”我们有幸看到战争的硝烟散去,新生活的蓝图徐徐展开,自当为这新中国添砖加瓦。

刹那间思绪翻涌,再抬头看向明诚时,只看见他一双温柔的圆眼睛也看向我。两双眼神长久地胶漆着。*

在下午浅金色的阳光里,我们交换了一个太阳味道的吻。

*方言,意为轻而脆
*化用了友人 @酉卒 文中的一句。

应:

一直想要的一个照片……
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

今天超闲……又去撸了cut……
我就真的……给扣出来了……
就……楼诚一生推啊……

不作商用随便抱图……


-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堕河而死,其耐公何。

-
梁先生用广东官话念出来,该是很响亮的。

迟到的给 @雨柠 《方法论》的repo~
上海之行,特地带来拍拍拍(*/∇\*)
每次拍都感叹书太美啦~
冒昧艾特您,希望不要嫌弃我拙劣的拍照技术呀|ω・)

【楼诚】无题

*关于《弥补》:我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大致脉络是清晰的,细写却总不满意。(不就是笔力不足嘛!)会停一段时间,等不下去的同好可自行取关。
让关注我的小伙伴们失望,很不好意思。

warning:主要人物死亡。

“一幅风景画要什么名字,无题。”

-

明楼醒过来,窗外是湖泊和树林。

秋风瑟瑟地吹过,卷起枯黄的落叶,飒飒地响。昨夜下了场大雨,叶片上有些泥泞,又很快地被细密的小雨洗掉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客厅的明诚听到了细微的声响,并不进来,只向他道了声:

“大哥,早。”

明楼不自觉地向窗外看了一眼。树叶是厚重的绿,油画似的。天蓝得不是很纯净,有点灰色的意思。无风无雨,天气晴好,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

“早啊阿诚。”

1945年9月2日,日本代表正式签署投降书。笼罩在神州大地上十四年之久的阴云自此终于被这个伟大的民族撕开,初升的太阳将它尚微弱的光照向满目苍痍的雄鸡,草芽跃跃地从土地里钻出。

春回大地。

他们遵了大姐的嘱咐,明楼在巴黎大学任了经济学的教授,明诚则是他的助教。两人在异国的湖畔旁树林边置了处小屋,假期有时来小住几晚,很是自在。

明楼穿戴整齐,出房间用早餐。这里离市区远了些,采买生活用度不是很方便,明诚这回过来时忘记带食材,故而今天的餐桌上只有简单的牛奶和面包。

明楼假模假样地责备他:“忘性越发大了。”眼角的笑意却藏不住。

“还不是事多忙的。”明诚也笑。他快要到知天命的年纪,笑起来却还是很好看,松松快快地,像个少年。

明楼结束了一餐,看见明诚正躬身把他的画架搬出去。

“怎么又想起画画了?”他随口一问。

“今天天气不错。”明诚也顺便一答。他在门外把画架支起来,又回屋拿了作画工具,动作利索,衣角带风。

明楼就笑着看他忙这忙那。他随手拿了一本法文诗集,闲闲地倚着门框翻看,也不知道看进去多少。

明诚终于忙停当了,拿起画笔涂抹画布。画上有他们的房子,边上是一条小河,河上有桥,桥边有树。他想了想,添上了一个倚着门框看书的明楼。

明楼走过来,看他的画。“你这是重画《家园》啊。”是肯定句。

“是,也不全是。”明诚笑起来,笑意在眼睛里打转。他又想了想,在明楼的旁边添上了一个自己。

阳光晴好,爱人在侧。梦想中的家园,大概就是这样了。

-

“明爷爷!”隔壁家的孩童吃过了晚饭,一步三跳地跑进屋,预备来缠这位和蔼有趣的爷爷讲故事。

明楼老了反而生活规律起来,孩童算了算时间,此时他应该吃完了晚饭在收拾残局,可找遍了厨房饭厅,却不见人影。

懵懂的孩童满屋子乱找,不经意踏进了明楼的卧房,在他常午休的摇椅上,发现他正闭目躺在上面,像是睡着了。可怎么也叫不醒。

他的手垂在身前,旁边有一幅画。孩子之前听明楼讲过一些绘画常识,知道这是一幅油画。画上有一座房子,边上是一条小河,河上有桥,桥边有树。画作和主人一起奔波了太远太久,原来的颜色已经看不清楚,整幅作品灰扑扑的,看起来很没有意思。

他在画作一角找到了作者的署名,磕磕绊绊地念了出来:“明……明诚。”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人。

END

借练字君的活动表白 @雨柠 柠太~
从《三十年》到《方法论》,从坎坷曲折的过去到安稳和平的现世,楼诚如旧,您的文字也始终这么温柔呀。

【楼诚】弥补(1)

warning:此章无明诚。有少年楼春描写。

*原著向,有ooc,此章交代一下故事背景。

双亲离世的时候明楼尚年幼,明镜于风雨中一人挑起了飘摇的明家,他帮不上忙,只得更在课业上努力,身体像是感受到了灵魂的需求,迅速地抽条,是清俊的少年模样,眉目如刀削的雕塑作品。

至今明楼还能清晰地记得为明台母亲祭奠的场景。这是他第一次直观地面对一个生命因为他而消亡。明父终归是走得早了些,生活过早地对这个少年撕开了甜美的糖衣,露出它狰狞可怖、处处荆棘的真面目。明楼只得握紧手里尚不锋利的剑,与黑暗搏击。

此后明镜整日奔忙,外界传闻纷纷扬扬地飞,污蔑和诋毁,质疑和问难,太多太重的东西压在明楼心头。彼时的明楼眼睛里尚没有日后三面特工的沉着,却也没有那样深不见底。不过他已学会了一点隐藏情绪的本领,阳光下的眼神总是清亮明澈。中学里的小姑娘喜欢他的很多,明亮干净而又博学多才,简直就是少女们梦中情人活脱脱的范本。

其中又要属汪家姑娘最甚。年前明楼同明镜应一些人情应酬,不可避免地去了汪公馆。不想汪芙蕖对明楼极为赏识,要收他作学生。他挂着经济学家的名头,又和明氏的关系太近,明镜只得应下。

饶是后来的明长官也承认,汪芙蕖虽心术不正,但学术上还是有些成就的。少年时期的明楼常常在汪公馆度过一整个下午。多是汪芙蕖指导性地推荐他读一些东西,有时候也亲自教他,明楼悟性好,汪芙蕖也日渐器重他。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日不能不算是给他打了一点经济的底子。

明楼时常进出汪公馆,自然少不了和汪家姑娘打照面。少女十三四岁的年纪,还是未经风雨的娇憨样子,并没有被明楼严肃的模样慑到,整日“师哥”“师哥”的喊着,毫不掩饰眼里的爱慕和欢喜,近乎是有点不讲道理地撞进了明楼的生活。

半是不好拂了汪芙蕖的面子,半也是有一些少年人的知慕少艾,明楼不好直接回复什么,也就以默许的态度地接受了少女的关心和爱慕,并回之以适当的善意。




下一章诚哥出场!